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網 > 修真小說 > 聊齋假太子 > 章節正文
正文卷第七十三章色中餓鬼
五通神是江南這里供奉的神靈,關乎五通神的起源故事有很多種,而在《聊齋》這里,五通神就有些拿不出手了。

    聊齋《五通》,講解了五通神之事,說北方多狐妖,南方則有五通神作祟,而這五通神能夠隨意霸占老百姓家中漂亮的婦女,而百姓家中的人難有怨言,有一個萬生,他剛強勇猛,精于箭術,看到五通神禍害家中嫂子,拔劍相殺,五通神死了四個,是兩匹馬,兩頭豬,剩下的一個重傷遁走。

    又有一篇《又》也說五通之事,寫蘇州有五通神,迷了一個女子,這女子是金生的侄女,而金生相好的女子是河神金龍大王的女兒,這女兒的丫鬟將五通神揪著閹了,可以說五通神四死一殘,不能為害。

    那么這一個勇武之人就能夠斬殺其四的五通神,一個金龍大王女兒身邊的侍女就能閹割的五通神,他們能夠對蘇陽造成威脅嗎?

    錦瑟身邊的侍女梅香就足以將這五通神給掃蕩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徒弟是什么修為?”

    蘇陽看著鬼狐,問道

    鬼狐在蘇陽手中盤踞,對著蘇陽嘿嘿笑道:“做我們這些的,關鍵不是自己的修為有多高,而是姘頭的修為有多高,我徒弟貌相超絕,才華橫溢,攀上高枝是很肯定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自己實力不強,吹耳旁風的能力強……

    蘇陽連連搖頭,看著鬼狐笑道:“男女居室,為夫婦之大倫;燥濕互通,乃陰陽之正竅。迎風待月,尚有蕩檢之譏;斷袖分桃,難免掩鼻之丑。人必力士,鳥道乃敢生開;洞非桃源,漁篙寧許誤入?今某從下流而忘返,舍正路而不由。云雨未興,輒爾上下其手;陰陽反背,居然表里為奸。華池置無用之地,謬說老僧入定;蠻洞乃不毛之地,遂使眇帥稱戈。系赤兔于轅門,如將射戟;探大弓于國庫,直欲斬關。或是監內黃鳣,訪知交于昨夜;分明王家朱李,索鉆報于來生。彼黑松林戎馬頓來,固相安矣;設黃龍府潮水忽至,何以御之?宜斷其鉆刺之根,兼塞其迎送之路。”

    這一段話完全是聊齋原本,就附在《黃九郎》篇目之后,算是蒲松齡自己的批注,在批注之上,還說了笑曰,所寫的文字也完全是以游戲心態所寫,由此進行批判,通篇文字,可謂是又污又風趣,而那斷鉆刺之根,堵迎送之路,說來便讓人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“你的徒弟若想成為正果,當知道知非即舍,若是和你走上同樣的路,也不過和你同樣的結果罷了。”

    蘇陽拿著轉輪王府的令牌,伸手一拍,將鬼狐送入到了陰曹地府之中,至于這在杭州打開陰曹地府的門扉,會不會驚動羅剎鬼王,蘇陽并不在意,打草驚蛇也會是戰術的一種。

    房間里面,錦瑟笑聲傳來,說道:“你倒是不怕枕邊風。”

    她從頭到尾都在房間里面,自然也聽到了蘇陽在外面所說的話,眼見鬼物已經不見,錦瑟便在房間內笑道。

    蘇陽自然而笑,抬頭看著天上星辰,笑道:“吹給別人的枕邊風,我自然是不怕的,如果是吹在我耳邊的,那就少不了要言聽計從了。”

    蘇陽身子在半空中一翻,人從屋頂翻身而落,待到窗前之時腳在虛空一踏,人已經穿梭到了屋中。

    錦瑟坐在房中,人在燈火之下明光奕奕,瞧見蘇陽鉆入房中,對他展顏而笑,似有一股暈紅散來,讓蘇陽眼前都覺模模糊糊,心搖神晃,自然而然就將錦瑟摟入懷中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給我吹吹枕邊風?”

    蘇陽抱著錦瑟笑道。

    錦瑟鳳眼輕瞥,說道: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早些錦瑟和蘇陽進展最大,但自從蘇陽和顏如玉有了關系之后,錦瑟偏就不給蘇陽,兩人在這里雖是同居,卻也一直沒有越禮。

    “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梅香笑聲在一旁傳來,看蘇陽如此,大膽笑道:“姑爺適才還在跟鬼物談論佛學,這一到小姐身邊,就把佛家的戒律全給忘了。”

    蘇陽摟著錦瑟,當著梅香的面,對著錦瑟面頰輕輕一吻,對梅香說道:“和尚是色中餓鬼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梅香不解,問蘇陽道:“這是誰說的?”

    “豬八戒說的。”

    錦瑟鳳眼含嗔,對蘇陽說道。

    這句話真在西游記中出現過,也當真是豬八戒所說。

    “姑爺,你這樣真能修成佛?”

    梅香問蘇陽道,臉上滿是笑意。

    蘇陽點點頭,對梅香說道:“其實對我來說,修佛反而比修道更容易,若說修道,那是一個苦苦修持的過程,在這過程中運轉元氣,和天地和合為一,這就像是你進入到了房子里面,所知始終有限,今日看到地板,明日看到山墻,如此逐步的認識道,而佛學和道經不同。”

    梅香和錦瑟都看向蘇陽,聽蘇陽有何高見。

    “在佛學上面,如來世尊已經把他所有的智慧都書寫下來,并且都已經讓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蘇陽對錦瑟說道:“但是那是釋迦牟尼成功的路子,那并不屬于我,想要成佛,想要成菩薩,還是需要自己一一修證。”

    道家的修行,是從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這方面開始修持,最后要達到的目標就是道,而佛家的修行則是倒因為果,如來世尊的所有東西你都已經知道了,接下來要你自己去慢慢修證,等你把這些都修持完了,一一證出來,你也就成為菩薩佛陀了。

    就像是蘇陽開通眼識的時候一樣,明明道理他都懂,但是蘇陽并不是佛陀,兩個人之間的能力還是天差地別,只有一一修持,讓自己的八識開通,蘇陽才能逐步的轉變成為佛陀那樣的角色。

    佛家的路途有觀世音菩薩和如來世尊點撥,已經是一片明亮,而在道家上面,就算是有老君賜下來經書,在玄真經文上面,蘇陽也不能說是完全悟透,只能邊修便說。

    不過若說這兩家的能耐高低,蘇陽自覺是元始天王的玄真經要更高一點,畢竟這是開天辟地之主,分發世間神權之人。

    “佛家學學就好,不要沉溺。”

    錦瑟正色看蘇陽道。

    許多人看了佛經,親戚朋友都勸不住,家里面的父母兒女也都不管不顧,放下皈依,一門心思的去學佛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蘇陽摟著錦瑟笑道:“我學到的是不背負,不沉溺。”

    兩人說笑之時,也在擺弄桌上的積木,蘇陽看著桌子上面錦瑟擺弄的積木,在她的搭建之下,轉輪王府的后花園模型已經搭建出大概,細瞧之下,說道:“過往未曾留意,你這一擺弄,轉輪王府的建造頗有北宋時期的風格。”

    北宋時期的建筑風格承接唐朝,但是和唐朝的建筑風格也有不同,他是以組群沿著軸線排列,對比唐朝的建筑,加強了縱深,并且北宋的建筑也經常用幾個低矮的小院來襯托一個高樓。

    以往蘇陽是直接走入轉輪王府之內,看到的都是各種工匠所造的精美建筑,而現在蘇陽視野超脫,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轉輪王府,才看出了這格局上面的不凡。

    “轉輪王府就是那時候修建的,這有什么稀奇的?”

    錦瑟不以為意,手中拿著積木往上累加。

    兩個人在這里敘著話,房子外面已經又有動靜。

    “是董姑娘來復命了。”

    梅香走到前去,看到了院落外面站著的董紅茶,回身來對蘇陽說道。

    蘇陽示意梅香開門,便看到了董紅茶束一馬尾,穿黑色裙衣,腰間束著紅秀腰帶,小蠻錦靴,手中提著龍紋長劍,英姿颯爽的走了進來,對著蘇陽和錦瑟兩人行禮,對蘇陽匯報了今日之事。

    “龍陽廟中的狐貍已經伏誅,妖丹被我打碎,他的那些徒子徒孫殺的被殺,抓的被抓,只有一個和我過了一招之后,倉皇而逃,我只斬下了他一個尾巴。”

    董紅茶手中拿著狐貍尾巴,到蘇陽身前復命。

    “極好,極好。”

    蘇陽稱贊董紅茶道,他這邊手中拿到狐貍尾巴,氣息想感,自然就知道了此狐貍逃到了何處,微微閉眼感知,借用那洛六法的幻身瑜伽,蘇陽已經將那狐貍的方位,現在的概況弄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教尊,明日我讓白蓮教的人向著城東搜捕,一定能夠將它找出來。”

    董紅茶聽蘇陽稱贊她,自覺慚愧,連忙保證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蘇陽對董紅茶一笑,說道:“明日我去拿他!”

    “何必勞煩教尊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董紅茶連忙說道:“那小狐貍修為微不足道,教尊只要說個方位,我當下就能將他斬殺。”

    蘇陽搖搖頭,對董紅茶說道:“他逃的那一家人,正是我這鄰居梁翁之子的家中,要殺這狐貍容易,只是梁翁的家中,另有一事,需要我親自前去化解。”

    董紅茶聽到蘇陽如此說,這才不再強求。

    “可是梁老頭那個要科舉的兒子?”

    梅香問道。當初她跟著蘇陽一并在西湖上面參與了文會,知道梁家的人。

    蘇陽點頭,對董紅茶笑道:“你盡管回去好了,等到明天天亮,梁老頭就要跑來找我求救了。”

    :大半夜碼完字復制粘貼稿子丟了,真容易讓人猝死……

    
上一章   返回目錄   下一章
 推薦的小說: 鄉村欲愛   鄉村女教師   師娘的誘惑   鄉村活寡   鄉村獵艷記   聊齋假太子小說   聊齋假太子全文閱讀  
北京塞车pk10直